东_小北

【毕侃】悠悠情缘(上)

•被毕侃突如其来的糖甜到

•写完之后突然很想看火力少年王……




李希侃觉得乐华全员都不太正常。


自从和毕雯珺一起录了阿偶TV之后,乐华的其他六个人一见到他就眼露精光,然后站定鞠躬,字正腔圆地叫一声“毕嫂好!”


李希侃实力诠释“狐疑”这个词。



他和毕雯珺的关系一般吧,做过最亲密的事也就是一起录了阿偶TV,怎么就被营业了呢?


李希侃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通,最后他决定不难为自己的智商,蹦蹦跳跳地前往乐华的二号寝室。


寝室里只有毕雯珺和李权哲两个人,丁泽仁估计还在加练,毕雯珺坐在桌子旁边听歌,李权哲躺在床上翻看从黄新淳那儿借来的《小王子》,看到李希侃进来,探头说了句“毕嫂来啦”就接着在B612星球遨游,


现在李希侃已经可以在脑内自动将毕嫂替换成自己名字了,于是神情自若地和李权哲打了个招呼就跑到毕雯珺旁边坐下,眨巴着狐狸眼一脸期盼地看着毕雯珺。


毕雯珺笑着摘下耳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打开盒子,拿出了今晚的主角——溜溜球。


李希侃发自内心地觉得毕雯珺审美太优秀了,连溜溜球都长得这么好看,小巧精致的一只银色溜溜球,反射作用下仿佛发着光。


录完阿偶TV李希侃就被这枚溜溜球深深吸引了,它仿佛一只银色的蝴蝶一般在毕雯珺手中飞舞,励志称霸高校的李希侃眼前一亮,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这项技能,于是和毕雯珺约好晚上练习结束来找他学溜溜球。


李希侃把溜溜球捧在手里,由衷地赞美,“你的溜溜球好漂亮,应该挺贵的吧,好怕我练的时候把它摔坏啊。”


“不值钱,放心练。”


这话一出口,吓得李权哲手一松,一本《小王子》直接砸他自己脸上了。


然而比脸更疼的,是心。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那枚溜溜球时想要摸一下却被毕雯珺狠狠打掉的手。


都打红了。


毕雯珺宝贝他的溜溜球到一周保养三次的地步,每天都要和它说早安晚安,偶尔放音乐给它听,据说是为了让它保持心情愉悦,总得来说,那枚溜溜球是寝室第五人一般的存在。


然而这样珍惜溜溜球的一个人竟然会说,不值钱,随便练。


李权哲深刻明白了什么叫有异性没人性。


他转身面向墙壁,心疼地抱住了胖胖的自己。



毕雯珺教得很耐心,虽然一直口头嫌弃这个学生太笨,但还是手把手地一步步纠正,练了半个多小时,基础操作李希侃差不多都学会了。


然而这半个小时对李权哲来说,仿佛一个世纪。


“你的溜溜球有名字吗?”


“没有。左手再用力一点”


“那叫他小银吧!是不是很合适?既准确描述了它的特征,又很活泼可爱!”


“行。等两根线都进来再收。”


“我今天看你录阿偶TV话不少呀,为什么你平时看上去那么冷淡?”


“我——”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怕暴露你的大碴子味儿!没关系的啦有口音很可爱耶!我说话也有一点温州口音你不觉得超可爱嘛?”


“可爱。下一个动作想学什么?”


“摇来摇去那个!那个动作真的超——帅的!我都快被激起少女心了!”



被叽叽喳喳烦得想找贾斯汀买耳塞的李权哲突然意识到,李希侃的名字起得也太符合人设了,仿佛是预言一般。


如果叫李不侃该多好。



没过多久丁泽仁和黄书豪都回来了,李希侃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和大家打过招呼就回了自己寝室。


毕雯珺拿出清洁布把溜溜球擦拭了一遍后放回了盒子,在合上盒子前他轻声说了一句话:


“小银,刚才那个小哥哥就是你的另一个主人,要像喜欢我一样喜欢他。”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哦。”



旁边一不小心听到了这段诡异对话的丁泽仁忍不住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米八七的东北大老爷们儿少女起来也是挺恐怖的。




李希侃学溜溜球成了日常,每天按时报道,和毕雯珺也通过传道授业这种奇怪的方式熟悉起来,偶尔一起去食堂小卖部练习室,平时插科打诨没少混一块儿。


毕雯珺话真的少,但李希侃一个人就能说单口相声,所以和毕雯珺交流完全无障碍,有时候还觉得自己像是多了个捧哏。


说实话李希侃还是挺有学溜溜球的天赋的,只用了十天就可以完成婴儿摇篮、旋风火箭这样简单的招式了。


第一次成功完成婴儿摇篮的时候李希侃很激动,他抑制不住上翘的嘴角,仰起小脑袋看着毕雯珺,一副期待表扬的模样。


毕雯珺看着这只摇尾巴的金毛小狐狸,克制再克制,还是克制不住手痒,摸了摸李希侃软软的头发。


只是轻轻抚摸头发实在太gay了,所以毕雯珺灵机一动,把小狐狸的一头小软毛直接揉乱。


李希侃赶紧挣脱出来,心疼地给自己顺毛,委屈巴巴地开口:“学生表现这么好,老师怎么都不表扬一下啦?”


毕雯珺这次终于克制住自己想要再次摸头的冲动,说道:“有奖励,放假回来带给你。”


李希侃笑弯了一对狐狸眼,露出两颗俏皮可爱的小虎牙,“那说好了!”



三天的假期一晃而过,李希侃觉得自己还没把家里的被窝捂热乎就又乘上了回北京的飞机。


三天里他不忘时时刻刻提醒毕雯珺奖励的事,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已经准备好了”的回复,于是小狐狸背着自己的大书包高高兴兴地飞去了北京。


他和毕雯珺约好了在机场见面,他的飞机比毕雯珺的晚到半小时,李希侃取了托运的行李便往出口走,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李希侃这次带了三副扑克牌,争取让每个粉丝多拿到几张。


出口处果不其然已经聚集了挺多粉丝,离着老远就开始叫李希侃的名字。这次的粉丝数显然比上次还多,可能是知道李希侃特别爱唠。


李希侃没有自己已经不是当初寂寂无名的练习生的自觉,他对待粉丝更多的是当做朋友,少了一些距离感,所以还是挺喜欢和粉丝们亲近的,这也导致了接机粉丝的过度疯狂。


一台台相机像大炮一样往他脸上怼,路堵得水泄不通寸步难行,李希侃缩在玻璃墙前面努力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无措。


糟了,不知道毕雯珺要等多久了。


就在李希侃小脑袋飞速转动想着怎么才能冲出包围圈的时候,他感觉到旁边有人挤过来一把抓住了他,李希侃心下一惊,以为是某个疯狂粉丝,下意识想挣脱束缚,却对上一对深邃眼眸,是毕雯珺。


李希侃一怔,大脑瞬间当机,就这样愣愣的被毕雯珺不由分说地拉出了粉丝的包围圈,留下一片尖叫声和“刚才那是毕雯珺吗”的惊呼。


直到上了出租车李希侃才反应过来,心有余悸地舒了一口气,恢复滔滔不绝的话唠人设。


“刚刚好吓人哦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接机。”


“你不要和粉丝走得太近。”毕雯珺转过头来注视着他,认认真真地说道,“我知道你拿她们当朋友,但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今天的这种情况会常发生,而且越来越严重。”


能说会道的小狐狸突然噤了声,他望着的那双眼眸里大概有星辰大海,和宇宙。


李希侃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吸进去了。


他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回了一句“知道了”便低下头来不再做声。


他开始回忆刚才毕雯珺把他拉出人群的细节,一开始毕雯珺只是拉着他的胳膊,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牵着手。


李希侃觉得手开始发热,连带着脸也开始发热。


不得不承认,解救他于水火之中的毕雯珺,帅爆了。


毕雯珺虽然看上去酷酷的冷冷的,但是相处之后就能发现他的温柔和细腻,李希侃平时粗线条,有点傻乎乎的,丢三落四忘东忘西,经常都是毕雯珺帮他善后。


李希侃惊觉,原来他和毕雯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这么熟悉了。



毕雯珺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李希侃,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让他不开心了,抿着嘴想了想,随即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李希侃面前。


“之前答应你的奖励,验收一下?”


李希侃接过盒子,迫不及待地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小巧精致的溜溜球,和毕雯珺那枚同款,不过是金色的。


李希侃摸了摸溜溜球的边缘,笑着抬起头对毕雯珺说:“小金见过小银了吗?”


“见过了。”


“小银怎么说?”


“小银说,很高兴遇见它。”


毕雯珺说着也笑了起来。


不常笑的人笑起来真是要命啊,李希侃想。


像是冬雪融化后的春光无限,阳光倾洒下的清晨,叶尖上最晶莹的那颗露珠颤巍巍地落在了他的心头。


“咚——”


心跳过速了。




————

下篇等毕侃再发糖的时候写吧(溜走


评论(33)

热度(709)

© 东_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