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_小北

香芋奶茶

·林彦俊x尤长靖


0.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飞鸟集》




1.


林彦俊独自坐在阳台。


屁股下面垫了一块软垫。


比赛期间大家都有很大的压力,除了和朋友插科打诨缓解之外,偶尔也想一人独处,于是阳台就成了最佳选址。


邱治谐给香蕉的每个寝室阳台地上都放了一块软垫,香蕉保姆教育大家,独自忧郁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暖。



今天下午刚刚公布了第一次顺位排名,香蕉走了四个人,这个被印上“王思聪的公司”的标记的公司其实根本没什么后台,王思聪也从来没怎么在意过他的男团。


这样看来王思聪确实是直男。



顺位公布的时候,林彦俊坐在透明椅上,仰起头捂住脸,强撑着至少不被人看见眼泪。他知道他是支柱,他不能跨,要是连他都哭了另外几个更承受不住了。


林彦俊用十分钟调节好了情绪,等到拥抱告别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把手插进裤兜,神情自若地安慰每一个人。


直到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他才敢一个人躲在阳台。


他明白这次分别意味着什么,不单单是一场比赛的输赢,他们以后的人生轨迹都会发生变化。


林彦俊从小就经常转学,很多学校只读了一年不到就去了下一个。


可他还是习惯不了离别,他也不喜欢改变。


郊区的空气还算不错,天上的星星依稀可见。林彦俊盯着星空,甚至想着要不要数一数到底有几颗星星。


他不敢让大脑停止运转,他怕稍微一松懈,那些回忆就会伴随着痛苦在他脑海翻滚,让他不得不面对分离这件事。


而且他明白,除了分别以外,他更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2.


“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身后传来被压低的声音,尤长靖坐在了林彦俊旁边,“心情不好?”


“睡不着。”林彦俊这时才发现尤长靖没有穿鞋,深冬的廊坊冷得刺骨,只穿一双单袜肯定不保暖,“你怎么不穿鞋就出来?”


“怕穿鞋有脚步声吵醒他们,陆定昊躲在被子里哭了好久,刚刚才睡着的。”


林彦俊没答话,直接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套在了尤长靖的脚上。尤长靖伸手想阻止,却被一把抓住。


“我不冷,你先穿着,再呆一会儿我们就回屋里去。”说完把软垫拉出一点,让尤长靖坐上来。


尤长靖没再推脱,披着的外套张开一点,把林彦俊也裹进来。


两个人就这样,披着同一件外套,垫着同一块垫子,靠在一起,离得很近。



林彦俊突然觉得有点奇妙。


他和尤长靖,明明性格不一样,兴趣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地方可能就是说话的口音都很重,却是队里关系最好的两个人。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彼此都没有特殊印象,毕竟男男女女十八个人,一次性记住难度太大。所以他们只是打了个招呼,林彦俊对尤长靖有特色的名字表示了惊讶,平淡而又不值一提。


真正熟起来,是因为一杯香芋奶茶。




3.


那是他们正式加入香蕉计划的第三个月,经过好几天的强化训练终于通过了月考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催使下,一群人决定去吃烤肉庆祝。


尤长靖一听到肉就两眼放光,但一想到自己在减肥,表情瞬间垮了。


那时候尤长靖还不像现在这么瘦,公司严格控制他的饮食和运动量,每天都只能吃无油的减肥餐。


为了拥有更好的身材,尤长靖只能放弃烤肉,和大家告别,独自一人往反方向走。


林彦俊本身就对烤肉没什么兴趣,一大帮子人聚在一起更是让他觉得心烦,余光瞥向那个颓丧的背影,小小的一只,低着头,看上去有点可怜。


林彦俊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心情,他不愿意看到那个身影变得那么沮丧。他想了想,随口扯了个借口不参加聚餐,匆忙地往反方向跑去。


林彦俊在快到尤长靖身后的时候放轻了脚步,然后一巴掌拍在尤长靖头上,成功地把他吓了一跳,恶劣地欣赏了尤长靖惊恐的表情之后才说道:“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太可怜啦,我就当关爱空巢老人了。”


尤长靖揉着后脑勺,笑得眉眼弯弯,“林彦俊你人超好耶。”


过于直白的夸奖反而让林彦俊不好意思起来,他摸摸鼻子率先往宿舍方向走,“赶紧回去啦。”


“等下。”尤长靖突然拽住了他,“我要请你喝东西感谢你。”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拽着林彦俊往某个方向走。




4.


上海近几年一直在旧城改造,但仍有一些街道上保留了老上海的弄堂,而这些弄堂里往往藏着当地人才能知道的苍蝇馆。


林彦俊也是佩服尤长靖可以找到藏得这么深的奶茶店,这家店甚至连招牌都没有,店面小得堪比他们宿舍的厕所。


可意外地很整洁,布置得也很温馨,仅仅十几平米的地方放了一张小小的桌子和两把椅子,墙上贴满了便利贴,是来来往往的客人留下的证明。


店主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婆,看到尤长靖便露出笑容,“我就觉得你这两天该来了,还是喝老样子吗?”


“是~”尤长靖甜甜地回应,然后转头问向林彦俊,“你要喝什么?”


林彦俊看了眼菜单,竟然有很多选择,他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让阿婆也做一杯“老样子”。


阿婆一边做奶茶一边和尤长靖闲聊。


“这是你朋友呀?你是第一次带朋友来哦。”


“他是我很好的朋友。”尤长靖对林彦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阿婆你看他是不是超帅。”


“是啦,超帅的。”


无论是那句“很好的朋友”还是“他超帅的”,都让林彦俊有点不好意思。


他突然发现原来尤长靖原来这么好满足,只要对他表现出一点点善意,他都会掏心掏肺地去回报。




5.


阿婆的奶茶很快就做好端过来了,用纸杯装着的奶茶还散发着热气,尤长靖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被烫得直吐舌头。


林彦俊被他这副傻乎乎的样子逗笑了,低头小口尝了一下奶茶,入口是浓郁的香芋味,一口还吸上了煮得酥烂的香芋块,可以尝出香芋的原材本身就很精良。再加上制作者的用心调煮,才可以让简简单单的香芋奶茶变得这么好喝。


“我不敢喝热量太高的,所以一直买的无糖,味道会不会太淡?”


林彦俊摇了摇头,“不会,我不喜欢太甜的。”


尤长靖可能觉得交换了喜欢的东西就是好朋友了,絮絮叨叨地和林彦俊讲了好多自己的事。


他说他每次结束月考核都会来这里喝一杯香芋奶茶,公司不让他接触高热量的食物,所以他一个月只敢喝一次,作为通过月考核的奖励。


香芋奶茶可能是一种象征,意味着尤长靖又熬过了一个难关,可以整装待发迎接下一个挑战了。



那晚他们走在车水马龙的夜上海,置身于喧闹的城市,是组成这大千世界的一小部分,却因为一杯奶茶,成了彼此心中不一样的存在。


很久以后林彦俊都会庆幸自己当时的头脑一热,没去吃那顿烤肉,而是转身,走向另一番风景。




6.


“在想什么?”尤长靖戳了戳发呆的林彦俊。


林彦俊看向正偏头注视着自己的尤长靖,回答道:“突然很想喝香芋奶茶耶。”


尤长靖噗嗤笑出了声,随后仿佛也陷入了回忆,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有点沉闷,“都没有告诉阿婆我们要来参加节目,阿婆肯定很奇怪都月底了我们怎么还没去她店里。”


“说不定阿婆也看这个节目。”


“怎么可能啦,阿婆都不会用手机,更别说电脑了。”


林彦俊突然有点想念阿婆的吴侬软语,说话温温柔柔的,总是说尤长靖一点都不胖,埋怨公司没有人性,还旁敲侧击林彦俊有没有女朋友,说自己的小孙女长得挺好看的。


如果这次没能出道,可能又要回去继续这样的生活了吧。


练习生的生活单调、乏味,到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也有那么多温暖。


也许是有人一直陪在身边的缘故。



尤长靖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出了声,面对林彦俊疑惑的目光,说道:“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像那次。”


林彦俊想了一会儿,明白了尤长靖说的是什么。




7.


那是Trainee18刚组成没多久的时候发生的事。


那时候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关系已经亲密了很多,尤长靖经常教林彦俊唱歌,作为回报,林彦俊帮尤长靖私藏小面包,吃饭时悄悄把肉夹给他。


林超泽曾经诧异于他们突然亲密的关系,说觉得他们一个是大灰狼,一个是小白兔,看上去很不搭。


尤长靖听完笑了,好像真的是这样。


不过事实上,是吃蔬菜的大灰狼,和爱吃肉的小白兔。



那天尤长靖是最后一个离开练习室的,将近零点都没回宿舍,打电话也不接,急坏了一群人。


邱治谐把手机拿给林彦俊看之后,他大概明白了尤长靖不见的原因。


有人曝光了尤长靖减肥前的视频,将近200斤的小胖子在台上卖力飙高音,看上去却有些好笑。


林彦俊是知道尤长靖那些过去的,尤长靖他不会刻意回避,但也不愿意主动提起。


转发和评论有几百条,虽然现在看来并不多,但对于当时作为练习生毫无名气的他们来说,已经算是掀起议论的热潮了。


林彦俊大致翻了一下评论和转发,看到了一些不太好的言论,尤长靖应该也看到这些。


林彦俊又试着给尤长靖打了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了一会儿,猛地灵光一闪,拿上钥匙和手机,不顾邱治谐的呼喊,飞奔出了宿舍。




8.


林彦俊找到尤长靖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他一个人坐在店里,捧着一杯奶茶,背影单薄得让人心疼。


林彦俊放慢脚步走进去,阿婆指了指尤长靖,露出了担忧的眼神。林彦俊冲阿婆点点头,表示交给他,然后坐在了尤长靖的对面。


仿佛知道林彦俊一定会来一般,尤长靖早就点好了两杯奶茶。他把面前两杯奶茶中的一杯推到了林彦俊面前,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喝完奶茶我就没事啦!让你们担心真的不好意思。”


笑容勉强地让人心疼。


这种从不恶言相向,性格很好的人,不是单单因为他们温柔,而是因为他们内心强大,所以面对恶意他们保持平和,面对善意他们心怀感激。他们举重若轻波澜不惊地保持着一颗温柔的人,并将温柔回馈给这个世界。


尤长靖就是这样的人。


温柔谈何容易,只是习惯独自忍受罢了。


无论内心多么强大的人,也会有累的时候,想要依靠,想要休息,想要庇护。



林彦俊没接话,而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放在尤长靖面前。


“一共有237条评论,其中12条是不好的评论,剩下225条里,有人说受到了激励,下定决心要减肥,有人夸你唱歌好听,有人觉得你既然有毅力减肥,将来一定能成功。”


“百分之94.937的人都喜欢你,所以不要只在意那百分之一都不到的人的言论。”


林彦俊戳了戳尤长靖的额头,“你看,喜欢你的人比不喜欢你的人多太多了。”


尤长靖低着头,“其实,我都知道啦,但还是,有一点点难过,不过真的只有一点点。”


林彦俊把自己那杯香芋奶茶推回了尤长靖面前,“那今天喝两杯奶茶好不好。”


“不要,会长胖的。”


“胖了也很可爱耶。”


“真的?”


“骗你的。”



林彦俊这个人啊,看上去凶巴巴爱怼人,但其实特别温柔。


明明是在安慰人却还要别扭,真是臭屁。


林彦俊喜欢把自己藏在安全圈里,用一些看似冰冷疏离的态度让别人退缩,但内心深处明明在叫嚣着渴望着别人靠近。


所以姜京佐说尤长靖融化了冰山。


尤长靖当时笑了笑没回答。


其实他只不过是撕开了糖纸,使里面甜甜的糖果露了出来。


尤长靖看着对面那个人笑出的两个酒窝,忍不住也跟着笑了,低头喝了一大口奶茶。


香芋的香味在口中弥漫。


香芋这种食物,味道淡淡的,不是第一口就能发现的美味,但细细品味后的余香,让人欲罢不能。


就像某个人。




9.


后来实在不好意思打扰阿婆,于是他们一人捧着一杯香芋奶茶坐在街头。


街上没有行人,一排排的路灯仿佛只为他们照亮。


就像此刻。



尤长靖打了个喷嚏。


林彦俊赶紧把羽绒外套裹得更紧,“我们回去吧。”


“不要,再坐一会儿嘛。”


这样的夜晚,还能有几次呢?


被淘汰的四个人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明天一早就会离开。


以今天为转折点,他们的人生轨迹将发生变化。


留下的人如果有机会出道,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将从一起练习的朋友,变成艺人和他的练习生朋友。


他们之中最有可能出道的应该是尤长靖了吧。


第十名,离出道位只差一名。


第二十八名,九的三倍还多一。


林彦俊突然觉得有点慌,慌张这种情绪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了。


哪怕当初决定举报那家骗人的经纪公司,也许没有公司敢签他,他都没对未来感到慌张。


可现在,当他有那么一瞬间意识到,他和尤长靖将走向不同的方向时,他觉得慌张了。


如果尤长靖的未来里没有他,该怎么办?


他发现他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们是一个组合,朝夕相处,理应一直在一起。


可如果尤长靖最后作为九人出道而他没有,那么就意味着,他们人生轨迹的交叠将越来越小。


突然间,血淋淋的现实就这样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措。


也许以后,只有他一个人去喝香芋奶茶了。




10.


“快过年了耶,好想和你一起走花路啊。”尤长靖突然说道。


林彦俊愣了几秒才明白前后两句话的逻辑关系。



他想起一年前的某个日子,尤长靖指着粉丝给他的留言,问道:“走花路是什么意思?”


“就是……”林彦俊眼珠子一转溜儿,突然想逗逗尤长靖,“逛花街,广东过年期间会逛花街,街上会卖很多东西,也有很多好吃的。”


“听起来好棒,那等明年过年,你带我去花街玩好不好。”


“好啊。”



林彦俊没想到当时无心的玩笑尤长靖竟然一直记得,他急忙想要解释:“其实走花路的意思是……”


“我知道,是前路顺畅的意思。”


林彦俊望着那双弯弯的眼睛,终于明白了。



正是知道了它真正的意思,才想要和你一起走。


一瞬间,所有的慌张与不安全部消失殆尽。


林彦俊终于真切地体会了他读的《飞鸟集》里的诗句。


两个人在这里一起保持沉默很美妙,一起笑就更美妙了。


许多年后他回想起那个夜晚,记忆中廊坊的星空似乎特别黯淡。


后来林彦俊才知道,是旁边的人太过耀眼,遮盖了别的光芒。



林彦俊想起他曾经给尤长靖看他的初中毕业照,尤长靖几乎一瞬间就找到了哪个是他。


他惊讶地问尤长靖怎么找得这么快。


尤长靖说,不需要找耶,这么多人我一眼就看到你了。



林彦俊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段话。


我们的一生会遇到过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会打招呼的是三万九千七百七十八人,会和三千六百一十九人熟悉,会和两百七十五人亲近。


但最终,只有一个人是独一无二的。



你看见了独一无二的我,那我又怎么能不爱上独一无二的你。



“林彦俊,为你千千万万遍。”


那是星辉下,尤长靖最温柔的独白。




-end-








————

写完了来叨逼叨一下。

太久没zqsg写文了有点手生。

这篇文真的写了超久,因为觉得写不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一边写一边摸索的。

最后的成品也不太满意,写得不好看……苦恼……

之后再写应该会轻松搞笑风w


最后希望长得俊一起出道!!qaq!!


另外……coco的香芋青稞牛奶太好喝了……我喜欢把青稞换成珍珠!




评论(68)

热度(1846)

© 东_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