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_小北

我的队友好像喜欢我(上)

林彦俊x尤长靖


1.

 

收到陆定昊消息的时候,林彦俊正在看他带来LA的那本《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他本不想理会,但震动声吵得他心烦,于是只好把书签插进书里,拿起枕边的手机解锁。

 

陆定昊发了十几张图片过来,也解释为什么手机的震动声没停下过,照片之后还有好几条文字消息,配合着满屏的emoji和表情包。

 

“你和尤长靖也太真了吧!”

 

“营业觉悟好高哦”

 

“我要是粉丝我也站长得俊!!!”

 

林彦俊一张张浏览陆定昊发来的照片,都是他和尤长靖的合影,有在LA机场的,也有在环球影城的,甚至是决赛那晚的。

 

“尤长靖那是什么眼神的啧啧啧”

 

眼神?什么眼神。

 

林彦俊翻上去又看了一遍,每一张的尤长靖都是笑着的,大眼睛弯成月牙,脸颊挤出两坨肉,让人忍不住想戳一下,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用手指戳着屏幕上尤长靖的脸颊。

 

林彦俊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触电般地收回手,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

 

陆定昊接着发消息:“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除了海底捞就只有你了”

 

林彦俊回忆了一下,尤长靖的表情不是一直是这样的吗,笑得一脸傻气,眼睛里却像是有一汪湖水,波光粼粼。这是尤长靖对着谁都会做出的表情,哪有什么特别的。

 

那头的陆定昊还在滔滔不绝,“我的天啊尤长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啊,你们要是真的在一起了我一定会祝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彦俊最终回了一排省略号。

 

“陆定昊,少刷超话。”

 


 

尤长靖洗完澡回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拿着手机发呆的林彦俊,他边擦头发边问道:“你在想什么?”

 

林彦俊显然没注意到尤长靖进了房间,被吓了一跳,花费一秒钟镇定后,他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到一边,回答道:“没想什么,你要睡了吗?”

 

林彦俊作势要去关灯,被尤长靖拦住,“我等头发干了再睡。”尤长靖坐在自己的床上,“你接着看书吧。”

 

尤长靖睡觉不能见一点光,否则会睡不着,这是在香蕉合宿了一个月之后林彦俊才知道的,最初他只是奇怪为什么尤长靖睡觉总是整个人缩进被子,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

 

“你是要闷死自己哦?”林彦俊还这么吐槽过。

 

后来他才知道,尤长靖有那么个习惯,林彦俊正好相反,他睡前总喜欢玩会儿手机或者看会儿书。

 

“你怎么这么麻烦。”林彦俊这样说着,却再也没在尤长靖准备睡的时候亮灯,尤长靖知道他在迁就自己,感激地想要说什么,却被林彦俊一句“我是怕你闷死”噎了回去。

 

没想到一年过去了,远在美国,他们依旧是室友。

 

而这个习惯也保持了一年。

 


 

“农农去哪儿啦?”

 

“去找小鬼他们打游戏。”

 

他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聊着,林彦俊的心思却完全没在这儿,满脑子都是陆定昊刚发来的照片和那几句话,以至于尤长靖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听到。

 

“林彦俊?”

 

“什么?”

 

“我都叫你好几声啦,那本书有那么好看嘛……”尤长靖小声地抱怨着。

 

“还好……你叫我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明天是不是舞蹈课。”

 

“对。”

 

“舞蹈课好累哦。”尤长靖大字型瘫在床上,“不过累一点更好,累一点就会觉得比较真实,不然我总是觉得现在像在做梦,我们真的出道了吗?是不是一觉醒来我又会回到香蕉的宿舍?”

 

“那我打你一顿要不要?让你确信现在是真实的。”

 

尤长靖猛地坐起来,捞过旁边的兔子玩偶丢向林彦俊,后者毫不费力地接住抱枕抱在怀里,笑着开口,“是真的啦,不是梦。”

 

“不是梦啊,真好。”尤长靖说,“能和你一起出道真好。”

 

又是那个眼神,又是那个表情。

 

焉笑莞尔,泉水在心间叮咚作响。

 

 

完了,我的队友好像真的喜欢我。

 

林彦俊想。

 

 

 

 

 

2.

 

第二天早上,美国时间九时三十分,一群人睡眼惺忪地登上了去练习室的大巴。林彦俊率先上了车,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很自然地把靠走道的位置空了出来。

 

林彦俊低头玩手机,装作毫不在意地抬头看了一眼车门,尤长靖果然是最后一个,抱着水壶慢慢悠悠上车,他继续低头玩手机,手滑了半天什么也没看进去。

 

尤长靖走到了林彦俊那排,刚准备坐下,陈立农在后面冲他招手,“长靖,来这边,我刚听到一首超好听的歌,分享给你听。”

 

林彦俊手顿住,他在等尤长靖的反应。

 

尤长靖你要是敢去就死定了。

 

然而尤长靖竟然真的应了一声“好”,然后转身往陈立农那排走去。

 

林彦俊觉得胸闷,把手机锁屏放进包里,靠着窗户闭目养神。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练舞和排队形,九个少年在练习室里大汗淋漓,湿透了T恤和卫衣,才气喘吁吁地坐下休息。

 

朱正廷拿来了矿泉水挨个分给大家,最后一个给尤长靖,便顺势坐在了他边上。

 

林彦俊坐在不远处,两个人的对话尽收耳底。

 

“刚刚学的那个动作,好难哦,你跳得好好哦。”

 

“毕竟我这么多年的现代舞不是白学的。”

 

“你跳舞好好哦,唱歌也有让我吓到,你全能了耶。”尤长靖的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林彦俊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

 

那是Trainee-18第三个月月末考核时发生的事,那是林彦俊第一次选了首情歌唱,对着摄像机唱完,从练习室出来,才发现等在外面的尤长靖。

 

“林彦俊,没想到你歌唱得也很好耶,刚才有让我吓到,你好全能哦。”

 

其实林彦俊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只当是商业互吹,随口敷衍了,没想到之后尤长靖变本加厉,让他日日沉浸在赞美声中。尤长靖夸人很厉害,所用词汇之百变让人一点都看不出是个“错综复杂”都打错的外国人。

 

或许尤长靖就是那时候喜欢上他的也不一定,林彦俊这样想着。

 

可这位爱慕者现在在干嘛?竟然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用一模一样的话套路别人?

 

林彦俊觉得,很不OK。

 

 

林彦俊咕噜几口把矿泉水全都喝光,然后开口叫他,“尤长靖。”

 

“怎么啦。”尤长靖转头看着他。

 

“我的水没有了。”林彦俊挥了挥手里的空矿泉水瓶。

 

“好啦,我去帮你拿。”

 

尤长靖起身去休息室拿水,看着他跑跑颠颠的背影,林彦俊莫名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3.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林彦俊只想赶紧去洗个澡。合宿的公寓有三个浴室,一个被陈立农用了,还有一个蔡徐坤在用,林彦俊回房间拿了换洗衣物刚准备去三号浴室就碰到了小鬼。

 

“林彦俊你是准备去洗澡吗?”

 

小鬼声音像是自带扩音器一般,震地林彦俊耳朵生疼。林彦俊揉揉耳朵,点了点头。

 

“你等等你等等,千万别冲动,等我先洗完,我五分钟就好!”

 

小鬼说完就一阵风似的冲回房间拿衣物,留林彦俊一个人在原地无奈。

 

自从合宿第一天见识过他洗澡速度之后,这群人每天晚上都抢着一定要在他之前洗澡,否则就要带着一身臭汗等好几个小时了。

 

“比林彦俊先洗澡”是应援口号的其中一个备选。

 

 

于是林彦俊抱着衣物坐在客厅沙发上等浴室空下来,没想到却等到了拿着耳机过来的尤长靖。

 

“林彦俊林彦俊,给你听一首我超喜欢的歌,不晓得你听过没有。”

 

尤长靖坐在林彦俊旁边,把其中一个耳机递给了他。

 

 

耳机里传来沙哑的声音——

 

“你留给我的迷离扑朔

岁月风干我的执着

我还是把回忆紧握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走的好慢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林彦俊看着面前这个人,尤长靖正闭着眼跟着旋律摇头,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一把扇子挠地他心痒痒。

 

林彦俊想问,你是在等我勇敢吗?

 

但他又觉得不应该这么直接,于是他问,“尤长靖,为什么给我听这首歌。”

 

“因为好听呀。”尤长靖眨了眨眼睛,表情没有一丝破绽。

 

林彦俊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耳机另一头连着的那个人了。

 

就在他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洗好澡的小鬼打断了他:“林彦俊,我好啦,你快去吧。”

 

尤长靖摘掉了林彦俊的那只耳机,笑着起身,“你快去洗吧,后面还有好多人排队呢。”

 

耳边没了音乐声之后,林彦俊才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

 

 

很响,很快。



-tbc-



————

依旧是文后叨逼叨时间。

这篇其实选了之前的点梗,可能现在看不太出来(可能之后也看不出来(。

咳,本来是一发完,但是我,困了(。

很感谢大家对《逆旅》的喜爱,这是我没想到的

因为我写文就真的 很一般……

突然有一篇高热度实在受宠若惊

之后的文可能要让大家失望了,写不出那样的了哈哈哈


最后 你们的评论是我的兴奋剂!

如果不喜欢评论 打赏了解一下?(bushi

评论(76)

热度(2343)

© 东_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