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_小北

我的队友好像喜欢我(中上)

林彦俊x尤长靖


前文



4.


按照公司的要求,在回国前一天,Nine Percent全员要去中央广场为粉丝选购礼物,选购过程将作为第一期团综的素材,礼物也会在团综播出后抽取粉丝赠送。


staff让他们在车上进行抽签分组,每人抽一个纸条,同数字的分在一组。


林彦俊最后一个抽,打开后上面写着一个数字2,他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尤长靖的纸条,尤长靖也凑过来看他的,可惜,上面赫然一个数字3,两个人不在同一组。


“好可惜哦,没和你在同一组。”


林彦俊无意识地捏紧手里的纸条,“你这么想和我一组哦。”


“因为你眼光比较好,我不知道要买什么啦。”尤长靖看着他轻声说道。


林彦俊不自觉笑了一下。


马来西亚人今天依旧很会夸。



最终分组是尤长靖、陈立农、朱正廷一组,林彦俊、小鬼、贾斯汀一组,蔡徐坤、王子异、范丞丞一组。


又是朱尤组合又是奶尤农汤,尤长靖你很滋润哦。林彦俊撇撇嘴,努力不把不爽写在脸上。




中央广场是一个由大大小小将近一百个摊位组成的露天集市,除了各式各样的小商品外,还有很多餐车,贩卖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


九个人整装待发,拿着gopro兴冲冲地前往中央广场。


三组人在集市入口处便分道扬镳,从不同方向进入集市,林彦俊他们组选了最右边的路。


林彦俊觉得自己现在宛如带着两个皮儿子的单亲爸爸,小鬼平时还没这么闹腾,但跟贾斯汀凑一块儿就产生了化学反应。两个未成年追追打打上窜下跳,林彦俊本来想跟走T台一般酷雅,然而为了跟上这两个小孩儿,只能吐槽一句“crazy man”然后跟着跑。


最终他们停在了一个玩偶摊位前面,贾斯汀指着一只青蛙让小鬼买这个送给粉丝,然后被小鬼追着打了好几圈。


林彦俊却没理会他俩,被一个玩偶吸引了全部注意。


手掌大小的雪白兔子,绑在一个钥匙扣的上面,林彦俊甚至都能回想起它跳脚的样子,再怎么凶狠都只能让人觉得可爱,像极了某人。


那个人前两天刚弄断了钥匙扣来着。



林彦俊最终选了一个带着贝雷帽的玩偶小人,对着镜头指了指玩偶,说:“这个贝雷帽和我的那顶是同款,所以等于我陪在你们身边。”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捂着脸仰头笑个不停。


小鬼把那个青蛙买了下来,说要再去买几张明信片,和青蛙一起送给粉丝。贾斯汀则是决定再逛几个摊位,多一些选择。



三个人走着走着就到了食品区,一群人正扛着摄影机和相机围在一个摊位前面。


不用猜,肯定遇到另外一组了。


隔着老远林彦俊就看到了那一头小卷毛,小卷毛的主人正眼巴巴地看着陈立农手上的冰淇淋。






5.


尤长靖几乎是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扯着陈立农的袖子,奶声奶气地说:“农农,给我吃一口吧……”


“不行。”陈立农还没说话就被朱正廷抢先,“尤长靖你说好要我督促你减肥的,不能吃。”


“就一口啦……”


“一口也不行。”朱正廷毫不心软。



于是林彦俊走近些看到的就是尤长靖死死抱着陈立农胳膊,整个人向前倾,张着嘴努力咬到冰淇淋的蠢样子。


搞什么,为了综艺效果这么拼的吗。


官推cp是奶尤农汤还是怎样,这么会营业?


“你们在干嘛!”


林彦俊开口之后他自己都愣住了,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爽,然而只有尤长靖像是浑然不知一样,松开陈立农的手跑到林彦俊旁边,“林彦俊,他们都不给我冰淇淋吃。”


林彦俊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再开口的时候用的已经是熟悉的音调,“那你好惨是不是。”


“是——”尤长靖拖长尾音,显得更加委屈了。


“可我觉得他们做得没错怎么办,不对你严格一点你会得寸进尺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气氛带地欢乐起来,六个人嘻嘻哈哈一同去挑选剩下的礼物。



林彦俊不喜欢跟在别人后面,所以每次都走得很快,可尤长靖刚好相反,总是慢吞吞跟在后面。


于是林彦俊只能一点一点减慢速度,不着痕迹地落到队尾,和尤长靖并排站在了一起。


“你挑了什么礼物?”林彦俊找了个话题漫不经心地开口。


“西柚味的香水,你呢?”礼物买好后就被staff收走了,所以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买了什么。


“一个娃娃。”


“哦……”尤长靖左右看了一下,做贼似的捂住收音器,凑近林彦俊问道:“你刚刚是不是真的有在生气啊?”


林彦俊无奈,真的是个笨蛋,捂住自己的有什么用,声音还是会被他的收音器收进去啊。


“没有,为了节目效果。”林彦俊随口扯了个慌搪塞尤长靖。


“节目效果?”尤长靖是不明白这有什么节目效果,但还是老老实实点头,“你没生气就好啦。”


“干嘛这么怕我生气,我生气真的很恐怖哦?”


“也不是啦,就是不想你不开心。”


“我不开心又不会怎样。”林彦俊把目光瞥向别处,看似随意地开口,却无比期待某人的回答。


“光会变暗。”


“什么?”林彦俊没反应过来。


“我之前不是说,你在我心里发光嘛。”尤长靖伸出手比划了两下,“你要是不开心,我心中的光会变暗的。”


林彦俊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一种奇妙的感觉席卷他的全身,以至于双手的无处安放,于是他不自觉地把手插进口袋里,却摸到了毛茸茸的一团东西。


那是他悄悄和送给粉丝礼物一起买下的暴躁兔钥匙扣。


柔软的触感从手传到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拨弄了一下。


痒痒的。






6.


最后陈立农在糖果摊位买了一盒手工巧克力,朱正廷买了做成珍珠样式的小糖豆,然后又陪贾斯汀选了一个可以刻字的零钱包,贾斯汀让师傅刻了NANA四个字母,对着镜头说送钱包的寓意当然就是希望粉丝们富富贵贵。


六个人的礼物都买完了,便前往门口和另外三个人顺利会师,才最终结束今天的拍摄。


走了一下午,九个人都累得不行,一回宿舍就又是一场浴室争夺战。


石头剪刀布输了的小鬼甚至不知羞耻地搂着王子异说出了“大家都是男人,不然就一起洗吧”这种话,可见浴室的吸引力有多大。


林彦俊运气爆棚,成为第一批洗的三个人之一,于是带着衣服得瑟地进了浴室。等他洗完出来,另外八个人已经全都洗好,围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招呼他过来一起玩游戏。


在LA的倒数第二天,要做些不一样的事,范丞丞如是说到。


虽然林彦俊很想吐槽,所谓的不一样的事就是玩狼人杀?



朱正廷自告奋勇当上帝,贾斯汀爆料其实是因为他狼人杀玩得太烂了所以只能当上帝,被朱正廷追着打了五分钟后,游戏才正式开始。


林彦俊抽到了狼人,一睁眼就看见对面的王子异冲他比了个boogie的手势,旁边的贾斯汀笑得一脸精明。


三个人指来指去最终首刀了范丞丞,女巫也没用药,于是零体验地结束了游戏。


范丞丞一脸的“我就知道你们要对我这个小可爱下手”,毫不犹豫把脏水泼给贾斯汀,然后认命地成为游魂旁观。


这局最终狼人获胜,输掉的尤长靖、范丞丞、蔡徐坤三个平民接受惩罚。


狼人商量半天,管朱正廷要了他各种颜色及样式的眉笔,给三个平民画了个美美的妆——蜡笔小新眉外加满脸的媒婆痣什么的。


然后拍照留念,说把柄在我们手上,如果日后表现不好,就微博见吧。


说到底都是孩子心性,偶尔也需要一些普通室友间会做的娱乐活动。


闹过之后,九个人各自回房间整理行李。


林彦俊的行李不算多,加上他平时也注意整洁,东西从不乱放,所以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于是坐在床头看尤长靖和陈立农满屋子找东西,还时不时跑去其他寝室问别人有没有看见自己的某样东西。


又过了半个小时尤长靖才整理完行李,气喘吁吁地瘫在床上。而陈立农此时还在到处找他的充电宝。


“尤长靖。”林彦俊叫他。


“干嘛啦?”


“接着。”


“什么?”尤长靖伸手接住林彦俊抛来的东西,摊开手心,是一个兔子玩偶钥匙扣,前两天还有粉丝做了他和它的对比视频,“你怎么知道我缺钥匙扣啊?”


“就是知道咯。”


“切……”尤长靖摸了摸兔子的长耳朵,“你看到对面床上那个人没有,是不是看上去超凶。”


林彦俊挑眉。


“但是你千万别害怕他,因为他内心是个小公主,所以——哎呀!”


后面的话被林彦俊扔过来的抱枕砸得咽了回去。


“其实我也有东西给你啦。”尤长靖边揉脑袋边拉开他的MCM书包,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物盒,递给了林彦俊。


林彦俊一脸不在乎的接过礼物,可嘴角却上扬着细微的弧度。他单手拿着盒子翻来覆去地看,却始终不舍得打开。


“是什么?”


“印象香水,是店长根据你们的照片特调的。”


林彦俊的手瞬间顿住,他捕捉到了这句话里最关键的两个字,“……你们?”


“对呀,我们九个每人都有,农农的和正廷的我当时就给他们啦。”


林彦俊把盒子放在床头,冲尤长靖露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笑容。


“谢谢,有心了。”


尤长靖摆摆手说谢什么啦,完全没发现林彦俊眸子里转瞬即逝的黯淡。



那瓶香水林彦俊从来没用过。


他在那一晚突然有些明白,唯一与之一的差别。





————

我有错我认罪。

努力增加更新频率Orz

多一些评论多一些动力(比心

评论(87)

热度(1796)

© 东_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