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_小北

我的队友好像喜欢我(中下)

•林彦俊x尤长靖

•(上篇) (中上篇



7. 


那晚林彦俊失眠到深夜,他想了很多,把之前不甚在意的回忆都重新点开播放。


尤长靖对朱正廷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抓着陈立农的胳膊撒娇,也曾说过蔡徐坤在他心中最帅。


那些他想当然的佐证原来是如此稀疏平常,只是被他刻意忽视罢了。


从小他就是人群中最亮眼的那个,打球时从来不缺送水的女生,翘课也有人主动帮他签到,各种各样的追求方式都见过,一言以蔽之无非是“对你好”三个字。


那些对他好的表现,他都会自然而然地以为是表达爱慕的一种方式。


或许是过度自信让他忽视了尤长靖其实对每个人都好。


温柔只是他对待世界的方式。


不是爱他的表现。



自导自演了一出独角戏,还配上了煽情的音乐。


简单来说,想太多。


我的队友并没有喜欢我,林彦俊松了口气。


却依旧没有睡着。




第二天林彦俊强忍着困意前往机场,机场里依旧是人头攒动,在一片尖叫声中,林彦俊依稀辨认出喊得撕心裂肺的“不要挤!小心踩脏林彦俊的鞋!”


这届全民制作人真的很贴心。


下飞机的时候公司安排了vip通道,毕竟LA接机的阵仗把几个人搞得都心理阴影了。


幸好他们表情管理做得不错,哪怕挤得水泄不通都不会表现出不满,低着头慢慢往前移动,带着墨镜的酷雅气质一看就是大明星。


除了尤长靖。


每次在机场,要么瞪大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人山人海的粉丝,要么小鸟依人地被黑人保镖夹着穿梭于人群,一有人叫他名字就探头到处张望,面对每一个镜头都露出灿烂笑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甜。


“尤长靖,你是不是糖吃太多了。”林彦俊刷了一下微博小号首页的机场图,提出合理怀疑。


“什么?”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干嘛这么问?我是不是又胖啦……”


“是哦,比之前胖好多。”


尤长靖拿出手机翻了翻几个月前的照片,郁闷地叹了口气,“都怪你啦!”


林彦俊回忆了一下在LA的这段日子,买了个火鸡腿却全进了某人肚子,偷偷往冰美式里加了一包糖因为怕某人觉得太苦,受不了某人期待的目光所以大半夜陪着他去吃火锅,每次出门买东西都会带回一大包零食然后以自己吃不掉为借口丢给某人。


哦,好像真的怪他。


“林彦俊你之后一定要看好我。”尤长靖指指自己,“我真的不能再胖了!”


“……OK。”


然而一想到尤长靖看到食物时两眼放光的可爱表情,林彦俊觉得,监督减肥这个任务基本可以放弃了。




不同于LA,北京的合宿条件更豪华了,是一栋郊区小别墅,两个人住一间,每间都有独立卫浴,还配备了小型练习室和健身房,以及作为摆设的厨房。


拎着行李进门,大家都在感慨别墅的豪华装修,尤长靖却蹭到林彦俊旁边扯了扯他的袖子,问道:“我们住哪间?楼上还是楼下呀?我比较想住楼下,因为一直要上下楼的话好麻烦哦,不过你要是想住楼上也OK啦。”


语气自然得仿佛他们理所当然应该住同一间,可是这个理所当然又是从何而来?


林彦俊发现自己越来越看看不懂尤长靖的态度了,他刚告诉自己对于尤长靖来说自己不是特殊的,这个人就跑来他面前搞特殊化。


或许是早有安排的?于是林彦俊问道:“staff有说过我们要住一间?”


尤长靖的表情瞬间僵住,“没有啦……”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轻轻的,“那你想和谁一间呀?”


林彦俊没答话,眼前的这个人低着头,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仿佛受了什么委屈。


也许尤长靖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因为他们在香蕉的时候就是室友,才第一个想到他,这样想来他刚才说的确实有些伤人了。


于是林彦俊回答:“和你。”


“真的嘛?”尤长靖抬起头直视着林彦俊,那双灿若星河的眼眸又恢复了神采。


“你洗澡那么快,当室友最合适了。”林彦俊别开视线,拿起旁边的拉杆箱,“选楼下的房间吧。”


“那我们选离厨房进的好不好?”尤长靖赶紧拉着行李跟上去,“林彦俊你等等我啦。”



目睹了全过程的小鬼扯了扯旁边的王子异,“bro,他们在演偶像剧吗?”






8.


下午没有活动,只需要在家里整理行李和打扫卫生,晚上公司安排了晚宴,一是为了给他们接风,二是和公司成员熟悉一下。


收拾妥当后,九个人乘大巴前往酒店。



接风宴上有很多公司高层,毕竟不像在大厂那样吃一顿海底捞,平时再皮的孩子也不得不收敛,九个人在圆桌前正襟危坐。


范丞丞看着满桌的美食偷偷咽了口口水,然而领导仍站在台上慷慨激昂地说着未来展望,没人敢动筷。


好不容易熬完所有流程,范丞丞和尤长靖交换了一个眼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肉夹进嘴里,满足地相视一笑。



哪怕是艺人也逃不开中国的酒桌文化,菜没还吃几口就有好几个领导拿着酒杯来他们这桌敬酒,还不忘拍拍他们的肩,鼓励两句:好好干,未来可期!


经纪人也示意他们去别的桌走动,身为队长的蔡徐坤还要作为Nine Percent的代表讲场面话,这样一圈敬下来,除了未成年之外的几个人已经喝不少酒。


林彦俊倒是没什么感觉,他的酒量一直都不错,但尤长靖不一样,从小就是滴酒不沾的乖宝宝,啤酒都能喝醉,更何况是白酒。


旁边的人果然已经开始发懵了,盯着剁椒鱼头看了半天,转头问道:“林彦俊,那条鱼是不是受伤了?”


“什么?”


“你看它都流血了。”


“那是辣椒。”


“辣椒?它都受伤了为什么还背着辣椒游泳?不疼吗?”


“……”


林彦俊无奈,悄悄把尤长靖酒杯里的酒换成了雪碧。



幸而接风宴没过多久就结束了,离开酒店的时候,尤长靖除了有点懵和有点瞎之外也没有别的不同,不用人搀扶都能走直线。


“长靖这是喝了多少酒啊?”在大巴坐定后,朱正廷转头问林彦俊。


“半杯。”


“……”朱正廷竖起大拇指,“厉害。”



回家后尤长靖更正常了,慢悠悠走回房间坐在床上,除了脸有点红之外一点都看不出喝过酒。


林彦俊洗了条毛巾递给尤长靖,“擦脸。”


尤长靖看着眼前的毛巾,不为所动。


林彦俊叹了口气,亲自动手帮尤长靖擦脸。


尤长靖酒品还挺不错的,喝醉后的表现只是反应变慢,看上去傻乎乎的。


“喝醉了就早点睡吧。”


“喝醉?”尤长靖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眼睛里写满了疑惑,“为什么会喝醉?”


不懂就问,还挺好学。


“因为你喝酒了,而且喝太多了。”


“喝酒?”


“对。”


林彦俊不想和醉鬼过多纠缠,准备把毛巾送回浴室,转身的一瞬间衣摆被人扯住,林彦俊刚想问怎么了,却看到某个醉鬼放大的脸。


“波——”


脸颊被人亲了一口,温热的触感从某处传遍全身,甚至有加温的趋势。


罪魁祸首却坐回床上,鹅鹅鹅地傻笑。


林彦俊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你干嘛?”


“喝酒啊。”


“喝酒!?”


尤长靖抬手,戳了一下林彦俊的酒窝。


“这里的酒,好好喝,怪不得会醉。”



……靠。







9.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尤长靖先是抱着林彦俊的脖子说还想喝酒,撅着嘴往他脸上凑,被林彦俊扒开之后又开始找手机,委屈巴巴地说要给林彦俊打电话告状,有人欺负他,找了一圈之后看中了地上的拖鞋,还兴奋地感慨他的iphoneX竟然变大了。


合着之前的乖巧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大招攒着一波流呢,白夸他酒品了。



尤长靖折腾半天才消停,缩在被窝里睡着了。


林彦俊总算松了口气,确认屋里没有亮光之后,才去浴室洗了个澡。


回来的时候尤长靖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床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林彦俊放下心来,也躺在了自己床上,却迟迟没有入睡。


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某人被醉意熏染的眼眸,和那个清淡又粘腻的吻。


手不自觉地抚上酒窝,林彦俊更是没有睡意了,干脆拿起手机,给千里外的某人发了条消息。


“陆定昊,睡了没?”


“睡了。”


“……”


“好啦,没睡,8哥有什么吩咐?”


林彦俊斟酌着用词,“你上回说觉得尤长靖喜欢我,我在想会不会有些营业过头了。”


那边沉默了几秒,然后发来了一长串的哈哈哈。


“不是吧林彦俊,我那次明显是在开玩笑啊,你竟然当真啦!?”


“……”


“你放心啦,在我看来你俩绝对直得堪比姜京佐,用cp脑思考才会觉得有问题。”


林彦俊甚至没有心情问cp脑是什么意思,草草地回了一句“那就好”,就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隔壁床上的人可能是做了什么好梦,传来了一句软软糯糯的梦话——


“好吃,超好吃……”


做梦都想着吃,可见对食物有多么热爱了。


可这么爱吃的一个人,却能坚持吃了九个月的减肥餐。


在香蕉计划选拔上第一次见尤长靖的时候,林彦俊觉得,这个人一定不会晋级。


一个一百四十斤的胖子怎么可能当偶像,简直是笑话。


——直到尤长靖开口唱了第一句歌词。


那瞬间,林彦俊觉得,灵魂都通透了。


这个小胖子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向林彦俊证明了他的第一印象有多瞎。


对自己太狠了,这是之后林彦俊对尤长靖的评价。


因为过度减肥,尤长靖整个人身体状态都不好,甚至影响了嗓子而需要针灸,那么粗的针直接扎进嗓子里,该有多疼,林彦俊不敢想象。



现在回忆起来,林彦俊发现自己似乎是尤长靖蜕变的见证人,他看着尤长靖一步步,从一百八十斤的胖子,成为偶像组合里拥有漂亮高音的主唱。


他那温润柔和的性子下,有着一颗比谁都要坚定的心。


林彦俊想告诉尤长靖的全民制作人,你们真的捡到宝了。



隔壁床又传来动静了,林彦俊侧耳倾听。


“你买的当然好吃啦。”


“林彦俊……”



天使误入人间的概率有多低,刚好落在他旁边的概率又有多低。


拥有这份运气的人,又怎么能做到不沦陷。



黑暗中,林彦俊捂住了眼睛。


其实从一开始,栽进去的就是他自己。






——

本来准备他们回国前写完的,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评论(76)

热度(1926)

© 东_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