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_小北

从此只记录甜蜜

我的队友好像喜欢我(下/完)

林彦俊x尤长靖


前文:(上)  (中上)  (中下)



10.

 

第二天下午有i do的拍摄工作,林彦俊九点多醒的,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尤长靖,没忍心叫醒他,洗漱完毕后便出了房间。

 

他先是去厨房找了点吃的,之后跟着王子异一起去健身房运动,自从在LA惊鸿一瞥了王子异的腹肌,林彦俊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肌肉重新练回来。

 

等到他健身完,尤长靖已经起床了,正坐在餐桌前面吃泡面。

 

在客厅和小鬼一起打游戏的范丞丞一见他下楼,便冲着他问道:“彦俊,你和长靖昨晚在干啥动静那么大?问长靖他说他啥都不记得了。”

 

林彦俊瞥了眼正在认真吃泡面的尤长靖,“你真的不记得了?”后者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实现,把头低了下去,都快埋进泡面碗里了,“我喝太多了……真的不记得了……”

 

不记得也好,林彦俊想着,不然怪尴尬的,只有他一个人记得,也就只有他一个人需要去忘记。

 

“没怎么,就是某人醉到把拖鞋当做手机,还用它打电话。”

 

范丞丞和小鬼笑成一团,还不忘问尤长靖:“新手机用起来感觉怎么样,信号好吗?”

 

尤长靖抱着泡面碗起身,边往厨房走边回头瞪了他俩一眼,“你们不要再cue我了!我再也不喝酒了啦!”

 

林彦俊笑着摇了摇头,急着回房间洗澡的他没注意到,尤长靖悄悄红透的耳朵。

 

 

公司派车一点来接他们去拍摄现场,这次的服装是粉色系,林彦俊看着手上的粉色西装简直两眼一黑,旁边的陈立农和他同步捂住了脸。

 

这个代言对皮肤黑的爱豆真的很不友好。

 

配合着摄影师拍了几组照片之后,每个人又对着镜头说了一段情话,作为宣传片素材,忙完这些夜幕早已悄悄降临,林彦俊也终于能把这套西装换掉。

 

回到寝室已经过了饭点,几个人商量着决定点必胜客披萨外卖,范丞丞还找了冠冕堂皇的借口,说要亲自品尝一下自己推广的产品。

 

外卖到了之后九个人一起坐在客厅的地上吃,贾斯汀找出了偶像练习生第一期,用电视播放,一群人嚷嚷着“你是魔鬼吗”,却看得一个比一个起劲。

 

范丞丞嫌弃贾斯汀和朱正廷出场的时候装酷,虚伪做作油腻,然后被朱正廷拎着耳朵扔上了体重器。

 

蔡徐坤捂着眼睛不肯看自己出场,小鬼问他那件渔网装带着吗,蔡徐坤点点头说在柜子里挂着呢,毕竟很有纪念意义。

 

香蕉娱乐一出来集体惊呼,陈立农起哄说彦俊的肉都转移到了长靖身上,尤长靖看着电视上的自己,哭丧着脸放下了手里的鸡翅。

 

林彦俊看着电视屏幕出神,甚至突然有些不敢相信了,穿着黑白相间的衣服唱《让世界毁灭》竟然已经是四个多月前发生的事,距离他们正式出道都过去快一个月了。

 

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还真是尤长靖说错好几遍的那四个字,错综复杂。

 

后台采访他此时此刻心情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调笑着说:“怎么办,我们还要呆一年半。”

 

那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时,林彦俊发现,果然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不只是因为成功出道,还有不用和这个人分开的庆幸。

 

他坐在印着数字“5”的椅子上,不断重复着“尤长靖”三个字,一字一顿,每一个发音都是那么用力。

 

像是想把这个名字烙印在心里。

 

现在追溯什么时候动的心,已经找不到源头了,细水长流的欢喜,藏在每一分每一秒里。

 

 

旁边的吵闹声把林彦俊从回忆里拉出来,原来是几个皮孩子不但动嘴还动手,范丞丞追着小鬼跑了好几圈,一个猛虎扑食把小鬼摁倒在地,另外几个也围上去挠他痒痒。

 

尤长靖趁乱又偷拿了一块披萨,边吃边看着他们鹅鹅鹅地笑。

 

林彦俊作为年长组一员,自然是没参加乱斗,因此目睹了尤长靖偷吃全过程,犹豫半天还是没舍得制止他。

 

减肥……明天再开始好了。

 

 

 

 

 

11.

 

林彦俊洗完澡出来,看到的是一个坐在窗边捧着书,无比专注的尤长靖。

 

是他放在床头的那本《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还差最后一个故事没读。

 

“你快去洗吧。”

 

“不急啦……”尤长靖依旧低着头看书,却悄悄用余光偷瞄坐在床上擦头发的林彦俊,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问道:“我昨天晚上……没做什么别的事吗?”

 

林彦俊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但仅仅一瞬间又恢复自然,“不是说了吗,拿拖鞋当手机打电话。你还想干嘛?”

 

“没有啦……我是怕我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比如呢?”

 

“比如……”尤长靖合上了手里的书,抬头直视林彦俊,“把你当成什么好吃的东西……”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林彦俊也懂尤长靖的意思,他停下了擦头发的手,同样注视着尤长靖,“你都记得,是吗。”

 

是一句肯定句。

 

“也没有全都记得……但大致印象还是有的。”

 

林彦俊意识到现在的气氛不太对劲了,如果只是喝醉了之后的无意识举动,他自己都没再提,完全可以就此翻篇,为什么尤长靖偏要把话挑明呢?

 

“所以现在是怎样?”

 

“没啊,就……”尤长靖舔了舔嘴唇,手下意识用力抓紧了手里的书,“林彦俊。”他轻声叫他的名字,然后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刻意的隐瞒反而暴露了他的心虚,让人有所察觉,即使只窥探到了一角,就已经抓住了千丝万缕中最重要的那一缕。

 

林彦俊大脑一片空白,尤长靖的眼睛犹如宇宙一般,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吸进了黑洞,在无垠的宇宙中漂泊着,双脚离地的失重感让他无法思考。

 

那个埋进尘埃里的盒子终于被挖出来摆在桌面上,里面装着什么早已被知晓,等待被众目睽睽下打开的时刻。

 

一切的一切,那些看似完美的伪装早已被人撕破,他无处遁形。

 

答案呼之欲出,林彦俊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那个“是”字在他嘴边盘旋,就在他准备说出来的时候,尤长靖却噗嗤一声笑了。

 

“我和你开玩笑的啦,你干嘛露出这么认真的表情,不如你的冷笑话嘛?”

 

陆定昊说是在和他开玩笑,尤长靖也说是在和他开玩笑,为什么他们都这么喜欢拿感情开玩笑,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个傻子,把玩笑信以为真。

 

如果现在有台本,打开之后一定会发现,上面写着“你被耍了”四个字。

 

林彦俊近乎自嘲地笑了,“很好笑,比我的冷笑话好笑多了。”

 

 

 

 

 

12.

 

是王子异第一个发现林彦俊和尤长靖之间的气场有些奇怪的。

 

去上海的飞机上,他扯了扯旁边的蔡徐坤,低声说道:“你觉不觉得他俩最近不太对劲。”说完指了指斜对面并排坐着的两个人。

 

蔡徐坤顺着王子异的目光看去,“不对劲?没有吧,他俩不还是天天腻歪在一起。”

 

“不对,坤坤你回忆一下,如果是平时,长靖想喝奶茶,彦俊肯定不许,虽然最后还是会买给他,但肯定要经历长靖撒娇这个过程,可是刚才在机场,彦俊竟然管都没管。你看他俩现在的状态,虽然看着很和平,但他俩坐飞机,除非睡着了,什么时候这么安静过?”

 

蔡徐坤听完不由对王子异刮目相看,“可以啊子异,不做idol是不是准备进军侦探行业?”

 

王子异被夸地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接着说道,“他俩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我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

 

蔡徐坤身为队长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拍了拍王子异的肩说这事儿包他身上了。

 

当队长一个月就有队内矛盾可以调节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可惜行程赶得让蔡队长根本没机会发光发热,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被大巴拉到了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投入于紧张的彩排。

 

一场巡演将表演八首曲目,需要注意的细节多了好几倍,再加上是第一场巡演,他们自身对舞台表现的要求就很高,也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大汗淋漓了一上午终于得到喘息的时间,九个人围坐在舞台中央,与舞美老师交流想法。

 

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林彦俊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他要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表演了。

 

上次来这里还只是看演唱会,那时候他发了一条微博,有人问他是不是要登台表演了,他握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才回复——

 

有梦过。

 

无数次,林彦俊在心里补充道。

 

 

他二十岁才下定决心走进这个圈子,无论是唱歌跳舞还是rap,他没有任何基础,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意味着他要付出更多。

 

无论是在香蕉还是大厂的练习室,亦或是更早,每当累到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质问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的时候,舞台上照亮他的那束光便是他的支撑。

 

他想站在那道光里,他想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人呐喊,他想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现在好像,真的要做到了。

 

林彦俊看向台下,内场的座位还没摆好,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调整椅子的方向。

 

“在看什么?”

 

陈立农拉了拉林彦俊的袖子,他才反应过来舞美老师是在叫他。

 

“我在想象……这里坐满人的样子。”

 

听他说完几个人都笑了,不由也看向台下。

 

明天晚上,这里将变成一片星海,只为他们点亮。

 

 

终于不再是,有梦过。

 

 

像是受到了触动,尤长靖冲着台下大叫了一句“上海”!其他几个人也把手举在嘴边跟着喊。

 

上海,上海。上海!

 

每一段旅程的起点,都与这个城市有关。

 

他从这里出发,迈进了梦想的大门,门里有一只长得很可爱的暴躁兔,兔子瞪着大眼睛问他:“你愿意和我一起踏上旅程吗?”

 

他几乎没有犹豫,脱口而出的就是“好”字。

 

 

可惜现实里的那只兔子,只是用那双落满星辰的双眸看着他,微微笑着,再也没有其他。

 

 

 

 

 

13.

 

吃午饭的时候尤长靖竟然主动坐到了林彦俊旁边,林彦俊还挺意外的,毕竟那晚“开玩笑”之后,他俩虽然表面正常,但林彦俊总是下意识避开尤长靖。

 

既然知道了一定会受伤害,那么干脆扼杀期待的可能性,林彦俊是这么想的。

 

“林彦俊,今天超泽生日我们到底去不去啊……他一直在问我。”

 

“不晓得赶不赶得过去,好像要通宵排练。”林彦俊其实也很想去,他和尤长靖是在凌晨离开大厂的,连正式的告别都没有,再次见面就是在机场送他们,仓促的拥抱过后就各自踏上了新旅程。

 

“他很希望我们去耶……都一个月没见了。”

 

你们前天才视频过,林彦俊在心里说。

 

“那你去跟经纪人姐姐请假。”

 

“不要……”尤长靖偷瞄了一眼staff休息区,“会让人觉得我很多事。”

 

“那你跟我说干嘛。”

 

“就是想跟你说嘛……又没有别人可以说。”

 

林彦俊瞥了一眼旁边的人,那人桌上的饭都没吃几口,竟然纠结到影响食欲,看来是真的很在意了。

 

 

《Dream》的舞台林彦俊和尤长靖不参与,彩排这个节目的时候两人可以稍作休息,尤长靖拿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估计又是林超泽来问他到底去不去生日会了。

 

林彦俊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后台。

 

“你去干嘛?”尤长靖问道。

 

“上厕所。”

 

这个回答当然是骗尤长靖的。

 

尤长靖从小就是乖孩子,怕被骂,怕被讨厌,不敢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只能自己在那儿纠结。

 

真是麻烦死了。

 

林彦俊直奔staff休息区找到了经纪人,他知道彩排中途离开不太好,可能会耽误整体彩排进度,但是毕竟是重要的朋友的生日,更何况尤长靖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他真是一点都不想看到。

 

林彦俊说了半天,做了一堆保证,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崩坏人设卖个萌的时候,经纪人终于松口了,说是商量一下什么时间送他们过去比较好。

 

林彦俊松了一口气,鞠了一躬后回到后台。

 

尤长靖见他回来便问道:“你去厕所怎么去这么久?”

 

“因为发生了一件很幸运的事。”

 

“什么?”

 

“你可以和李若天联系一下了。”

 

“啊?”

 

“让他帮我们拖延时间,不然我们可能来不及赶去林超泽的生日会。”

 

然后趁着尤长靖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往舞台走。

 

尤长靖愣了几秒之后跑着追上了林彦俊,语气是按耐不住的欣喜,“你说真的吗?我们可以去啦?哇林彦俊你也太厉害了吧!”

 

林彦俊没说话,却忍不住勾起一个笑容。

 

 

 

从梅奔到香蕉公司,往返就要一个小时,他们不能耽误太久,所以最多只能停留半个小时。

 

捧着蛋糕出现在现场的时候林超泽果然都吓傻了,林彦俊催促他赶紧许愿,大笑着问粉丝会不会做节目。然后他们一起回了香蕉的练习室,拍下了也许很久之后都不会有第二张的合照。

 

林超泽又拉着他们去照片墙前面合照,又哭又笑地说觉得他们像过年回家看老父亲的儿子儿媳。林彦俊指了指尤长靖,说他才是儿媳哦,然后毫无意外地挨了一拳头。

 

 

回去的路上尤长靖还保持着兴奋的状态,拉着林彦俊往窗外看,“记不记得那家店!以前你总是点它家外卖,然后被罚跑。”尤长靖转头问他,“其实我一直想问你,那家店是不是很好吃啊?”

 

“其实……也还好。”

 

“那时候跟你没有那么熟,都不好意思让你给我尝尝看,结果现在都没有机会吃了。”

 

“会有机会的。”

 

“希望啦。”尤长靖叹了口气,“这次是真的离开家了。”

 

“嗯。”

 

“不过没关系。”尤长靖把头转向窗户,“还有你在。”

 

有我在的地方,可以称之为家吗?林彦俊突然很想问问看。

 

 

两人没再交谈,尤长靖依旧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林彦俊也装作看向尤长靖那边窗户的样子,却悄悄看着尤长靖的侧脸。

 

他总说自己真的胖了,可林彦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总说自己左脸好看,可林彦俊却觉得哪边都一样,蠢。

 

也都一样,让人心动。

 

 

下车后林彦俊走在前面,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了振动。

 

看清联系人姓名之后林彦俊不由挑了下眉,竟然是身后那个人。

 

 

-林彦俊

 

-接下来这个问题,要是在走进场馆之前你都没有回答,我就撤回当做没问过。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那种意义的,在一起。

 

 

又是玩笑吗?林彦俊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骤然加速,要不是Staff走在前面,林彦俊真的很想转身质问清楚。

 

从停车的地方走近场馆需要四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两分半了,还有一分半的时间留给林彦俊思考。

 

 

-刚刚在车上,你在看我对不对?玻璃反光,我能看到你。

 

-其实我没有看窗户外面,我在看的也是你。

 

-林彦俊,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想在错过了,一点都不想错过这个人。

 

林彦俊脑海里只剩这个念头了。

 

 

-我们快到进场馆的门了哦。

 

距离场馆门口还有五步。

 

 

[你这次再说是开玩笑我就揍你]

 

四步。

 

 

-我是认真的。

 

三步。

 

 

[尤长靖]

 

两步。

 

 

-在

 

一步。

 

 

[敢甩我我也会揍你]

 

 

背后传来了轻笑声,紧接着是一阵奔跑声,然后左手被人紧紧握住。

 

“快点啦!快点去彩排!”尤长靖说完就拉着林彦俊往场馆里跑。

 

在身后staff的“你们慢点跑”的声音中,林彦俊悄悄把相握的双手变成了十指紧扣。

 

 

 

明天,他们将会一同登上万众瞩目的舞台。

 

以出道艺人的身份。

 

比实现梦想更加美好的事是,一起实现梦想。

 

 

从今以后,他们将一起创造,无数个以后。

 

 

 

-end-

 

 

 

 

————

老天野啊我总算写完这篇沙雕文了……

预设偏离太多了……真的头大……写的什么鬼……

下次依旧一发完,再也不断开写了,实在没这个本事


评论(126)

热度(2116)